并购狂欢中的野心家孙宏斌

并购狂欢中的野心家孙宏斌

这是一场密不透风的收购。

即便是在9月18日发布了收购公告,融创也未曾向媒体透露更多的细节。在经历了佳兆业和绿城的收购失败后,孙宏斌甚至很少在公众面前详谈融创的任何一个收购项目,就算收购对象变成了老东家联想控股。

一拍即合的收购

从公告来看,融创以总代价约137.8亿元拿下联想控股41间目标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权,这41间公司共拥有42个物业项目的权益,分別位于北京、天津、重庆、杭州等16个城市,未售面积约为730万平方米。

以不到2000元/平方米的价格拿下这些项目,看起来,孙宏斌捡了个大便宜,这样的收购也是孙宏斌一以贯之的风格,不久前在收购莱蒙国际的项目中,虽然被北京华夏横刀夺爱,但同时莱蒙国际给孙宏斌优惠了约8.2亿元来作为不能将水榭花城卖给孙宏斌的补偿。

自从收购绿城与佳兆业之后,孙宏斌在收购市场上还未失手,即便出现了莱蒙国际这样的小波折,孙宏斌也能通过事先的条约规定来规避掉风险。

然而,虽然公告中提到的项目“分別位于北京、天津、重庆、杭州等16个城市”,但是,在这些项目中,一线以及热门二线城市的货量占比很低,大部分的存货集中在大庆、昆明、重庆、大连、江阴、景德镇、三亚、唐山等城市,在融创之前的收购案例中,大部分的项目大都位于区域的热点城市,而此次吸收了大量去库存城市的存量,这对孙宏斌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同时,融创的优势在于住宅领域,而这次火速收购的资产中按照物业类型来看,纯住宅项目只有9个,但却有31个项目涉及商业、写字楼和酒店,对于缺乏经验的融创来说,想要快速出货难度很大。

另外,原先融科智地的管控模式是松散的,其区域公司有着很大的自主权,这一点与一般的房企格格不入,融创此番入主,需要从结构上进行彻底改变。

对于融创来说,这场收购除了价格上的优势外,大部分项目已经进入销售,符合融创快速出货高周转的要求,这为融创冲击千亿规模提供了存货。

同时,因为目标公司作为孙宏斌的老东家,也让这场收购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孙宏斌与柳传志,两人亦敌亦友,又同时秉承“在商言商”,或许正因如此,这次收购才不为外人道。

但此次收购不管是孙宏斌快意复仇还是对老东家的顺水人情,可能都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联想控股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的消息是,这场收购并不存在主动被动,而是一拍即合。但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场收购都有可能存在主动方与被动方。

融科智地遭遇了什么

自从进入房地产行业以来,这家联想控股旗下的地产公司就恪守着低调之道,以至于它的名字很少见诸报端。

虽然一直背靠联想这棵大树,但是在当时还是副总裁的郑志刚眼中融科智地却是个“苦孩子”,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融科智地更多的是靠自己打拼才实现成长的。”

为了联想控股的整体上市,融科智地不得不中断自己的上市计划。同时,为了助推联想控股上市估值,融科智地在2010年对业务节奏进行调整,开始扩大规模。

这也一度让融科智地在联想控股内部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2014年联想控股的总收入中,联想集团以2723亿元的收入遥遥领先,融科智地115亿元的收入位列第二,其他业务对公司收入贡献尚不足1%。2014年,融科智地的毛利率更是高达31.4%,净利润水平一度占据集团总利润的22%。

但是,多年来融科智地一直都在100亿左右徘徊,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其各项业绩均显疲态,而联想控股的其他产业逐渐迎头赶上。

今年上半年,联想控股在房地产板块收入44.87亿元,同比下降3%,而其净利润为3.65亿元,下降75%。相较之下,其化工与能源材料净利润提升624%,而其他几项业务收入均有不同程度提升。

在住宅业务迟迟得不到提升之时,退出写字楼领域也让融科智地失去了联想的资源优势。

今年2月,深圳联想海外控股有限公司以底价52.66亿元拿下了位于后海中心区的一宗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该地块为政府定向出让给联想集团,用于建设联想集团国际总部。此外,联想还将在该地块上建造商业综合体。

但是,融科智地在2004年就已经退出了写字楼领域,因此,联想集团类似这样的资源与业务,都无法给到融科智地。

在柳传志的眼中,地产业务已经失去了最好的发展时机。而决定了其无法扩大规模的关键,仍旧在于“小而美“的基因。

融科智地的区域公司有着非常强大的自主权,其内部员工曾向媒体表示,“各个区域有非常大的自主权,包括拿地模式、产品构造、管理风格等,这样的模式尽管提升了区域公司的利润率与自由度,但没有提升公司的整体规模与实力。”

2015年,柳传志调整人事,他将融科智地的总裁室全部解职,带领着融科智地一路拼杀的“联想地产少帅”陈国栋也没能幸免,这位曾与联想的杨元庆、郭为、朱立南、赵令欢四人一起被称为“五子登科”的人物,亦无法实现当初“把融科智地、把房地产业当一辈子的事业来做”的誓言。接替陈国栋的则是副总裁郑志刚。

柳传志表示,“国栋是融科智地的奠基者,而由于身体和各方面原因,推荐郑志刚组建更加年富力强、充满朝气的领导班子,领导融科杀出一条血路。”

但融科智地内部人士曾向媒体表示此前并未听说陈国栋身体问题,但“据说现在陈总经常到武当山修道,已经到这个地步了。”

郑志刚用了8个月时间进行调整,但这样的调整并未换取柳传志的信心,从去年11月份上任,8个月的调整期过后,融科智地就被卖给了融创。

孙宏斌的并购时代

对于融科智地来说,孙宏斌或许是那个最合适的买家。有着成熟的房地产行业经验,又是联想的旧人,还是收并购的老手。

这个年过50的山西男人,已经不会再将把万科挑落马下挂在嘴边,但这并不能掩盖他的野心。同时,他也将自己这一特点捆绑在融创这家企业身上。

这种捆绑直接表现在他对行业地位与规模的渴求上,通过强大的营销和执行力实现快速单盘去化和整体快速周转,同时以性价比极高的收购完成规模扩张,融创今年在孙宏斌的带领下将比规划提前进入千亿俱乐部。

这也让很多不甘沉寂的中小型房企开始对标融创,此次被融创收购的融科智地就是其中之一。

2014年,融创首次进入全国前十,彼时,它的版图还没有向全国铺开,也没有开启大规模并购之路。

2015年,融创已分别同中渝置地、西安天朗、江苏四方、武汉美联以及烟台海基置业达成并购协议,成功将触角伸向成都、济南、西安、南京、武汉及海南等二线城市。

2016年,孙宏斌又通过并购成功进入华南区域,完成了他全国布局的最重要一步。

虽然折戟于两场瞩目的并购案,但这却让孙宏斌在之后的并购中更加长袖善舞。精准地找到业绩陷入困境的公司,之后迅速以低价拿下收购项目,同时在合约上规避风险,无论是莱蒙国际还是融科智地,都只是孙宏斌这条并购流水线上的成品。

然而,在一只脚刚迈进1000亿俱乐部的孙宏斌面前,还有即将冲向3000亿的万科、恒大、碧桂园,在这个越来越烧钱的行业,似乎很少有企业还能望其项背,相较于在动辄天价的土拍市场搏杀,收购似乎成为了更好的与之抗衡的手段。

就在收购融科智地两天之后,孙宏斌又以40亿元入股金科,这次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但属于孙宏斌的并购时代才刚刚开幕。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5-30 11:4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