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正在成为主流的重头戏

过去的几个月对虚拟现实的发展非常重要。


过去的几个月对虚拟现实的发展非常重要。
Oculus Rift的发明者Palmer Luckey,,登上了15年8月份时代周刊的封面。他的雇主Facebook于9月份在奥斯卡金像奖的杜比剧院(这是用来展示能够成为下一个伟大娱乐平台的技术的极佳地点)首次发布了第一款面向消费者的虚拟现实头戴式产品。三周之后,CNN播出了关于虚拟现实的民主辩论,不久之后,NBA场边的虚拟观众们观看了Steph Curry得到53分的揭幕战。
而在这之间,Rihanna也发布了她的第一部虚拟现实音乐视频。



「VR终于来了。」Oculus的CEO Brendan Iribe在九月份的会议上宣布道。对于部分人——尤其是那些早些时候收到VR头戴式产品的130万纽约时报订阅用户——而言,确实如此。然而事实上,大部分人仍然没有戴上过虚拟现实头戴式产品。
尽管技术团体对推动虚拟现实的发展有着极高的热枕,但那些第一次听说这项技术的人最常见的反应依然是困惑不解且难以置信。大部分怀疑主要来自于独自一人戴着一个环绕脑袋的机器坐在房间里而产生的非常奇怪的感觉。
然而针对另一项逐渐在家里有了重要作用的「新」技术而言,一开始,人们也是用奇怪予以评价。
1949年的纽约时报上一篇文章报道称「电视产业的领导者们在电视发展最蓬勃的时期曾表示,电视机最终将取代壁炉成为客厅的兴趣焦点。而在室内装修时,或许会很难决定哪一样将排在第一位。」
当然,时至今日,97%的美国家庭都已经有了电视机,说实话,走进一间没有电视的客厅反而会很奇怪。难以理解的是壁炉不间断地统治人类家庭生活已经超过10万年了,而电视机的出现才不过短短几十年。
现在,从我们重新布置我们的客厅来容纳一项新技术才不过两代人时间而已,就已经有隆隆声响告诉我们虚拟现实可能会让我们又来一遍这个过程。
作为瞬时将你传送到任何你能想到的地方这种超能力的交换,虚拟现实要求你将头戴式产品戴在你的眼前,将你与周边环境隔离开。
Bruce Wooden是一位有影响力的VR传播者,他也是社交虚拟现实公司AltSpaceVR开发技术推广部的负责人,他说道:「如果我想拥有漫步式的VR体验,我得清理出大概一个客厅大小的空间,对于早期尝试者、硬派玩家而言,这正是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他们一定会拥有VR室的。」
但是Facebook可不仅是为了给硬派玩家提供更多在空客厅玩的浸入式游戏而花20亿美元买下Oculus Rift的。扎克伯格将虚拟现实当作我们步入完全由社交媒体连接的世界这条道路上合理的下一步:首先我们分享文字,接下来是照片,然后现在是视频。这场变革的下一阶段为什么不会是一项允许其他人真正来到你所待过的地方的浸入式技术 呢?如果这意味着重新摆放家里的一些家具来改进人们集体的体验,那就这么做吧。这是否会大规模流行纯属个人推测,但虚拟现实群体已经开始着手在做这些工作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消费者们将见到大量不同价位不同质量的虚拟现实头戴式产品,从谷歌的纸箱式虚拟现实产品到Oculus精细手工制造的头戴式产品等等。在感恩节前,三星推出Gear VR,一个和三星手机配合工作的头戴式设备,提供市场上第一个高端虚拟现实硬件。2016年开春,Oculus、PlayStation和HTC都会首度公开他们各自研发的 VR平台。其他的公司,著名的有Apple,据信也许会在那时以后加入这场角逐。
就连最乐观的虚拟现实狂热爱好者都承认虚拟现实被主流接受需要一段时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虚拟现实的经营者们不乐观。
曾在1990年代帮助设计了第一代Windows操作系统的Oculus首席科学家Michael Abrash说:「VR打开了一个全新可能性的世界,一旦你体验过它,就能明白它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这个世界。」
在虚拟现实的圈子里,你会一遍又一遍的听到人们这么说。阅读这项技术的相关资料或看人们使用这项技术的视频是无法让人理解这一点的。「阅读和观看与实际使用该产品哪怕只几十秒之间,对上述观点的理解程度相差也会很大,」社交虚拟现实公司 AltspaceVR的建立者和CEO Eric Romo说:「这可是数量级上的差别,但在不久的将来,人们都会理解这一点。」
在我们现在所处的「下一件大事」(The Next Big Thing)时代下,这种「你没弄明白」的事肯定会导致一个「再来一次」的反应,特别是我们已经看到过上世纪90年代早期一轮虚拟现实炒作的大热与回落。但是今天的虚拟现实和之前已经不一样了。利用虚拟现实设备,你能这一刻还在梵高的《夜晚的咖啡馆》里,下一刻就跟着克林顿到了肯尼亚的一个教室里。在AltspaceVR,你能和相隔半个世界的好友进行真正的眼神交流。利用Oculus的手部控制器——这可是个不试不知道的东西——当你在虚拟桌前打乒乓球时,你完全忘记了物理世界的分离。
VR的传播者们称这种忘记现实世界的感觉为「身临其境」。他们认为虚拟现实的成功靠的就是让人们真正地感受到他们确实身处设备所呈现的地方。
虚拟现实从外表和功能上看完全就像是天外来物。
当然,尽管虚拟现实能轻易地将你置身于沙滩,但它无法提供那种脚踩细沙、微风拂面或者是感受到咸咸海风的感觉(尽管Oculus的Abrash已经非常正式的要求开发者们在接下来的数十年内解决这些感觉上的问题。)但是这样的局限也许影响不大。大部分情况下,视觉和听觉已经足够,像是在房间里和朋友聊天,欣赏一场音乐会或参加一场棒球比赛。如果你正在体验一些在现实生活中无法经历的事情——比如说去国际空间站旅游或者是攀登珠穆朗玛峰——有两种感官大概比啥都没有要好吧。
然而,在身临其境成为或打破虚拟现实的未来之前,第一步其实是让人们先戴上设备,Oculus全球工作室负责人Jason Rubin如此说道。
「任何新技术都有一大堆的挑战,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让人们意识到其存在,」他说,「让几亿人戴上头戴式 的设备是一件很难的事。」
不像其他颠覆性的技术,虚拟现实并没有什么参考点。智能手机之前有翻盖手机,再之前有家庭电话。电脑在最开始像是能够互动的电视,而电视最开始像是能够观看的收音机。虚拟现实从外表和功能上看完全就像是天外来物。
但在2016年前,那些已经赢得大众关注的公司表示也许虚拟现实产品能够更加容易引进。2015年9月份,迪士尼率先以6500万美元对一家影院型虚拟现实公司Jaunt进行了一轮投资。Comcast的风投使AltspaceVR身价提高了1000万美金。
「我们想说的是娱乐产业推动着这种媒介的发展,」Rubin说,「从长远来看,旅游、教育、建筑、医药——所有这些方面都将利用到VR,但是VR首先将会以娱乐媒介的形式进入到人们的生活。」
如果是这样,Google那款只需20美元,能在任何手机上运行并且侵入式效果很好的纸盒式Cardboard将会成为让人们对虚拟现实上瘾的入门级产品。GearVR虽然比Cardboard效果更佳,但是现在只能在两款三星手机上工作。那种能够提供手机虚拟现实尚无法完全实现的身临其境真实感受的专业头戴式设备仍然需要繁琐的连线、高功率电脑或工作站,因此还无法得到大规模应用。
「移动VR会比PC端VR更早获得成功,」Oculus的创立者Palmer Lucky最近在推特上说到。而在另一次访谈中,他预言最终虚拟现实将会比智能手机「更加普遍」。
他说的是对的吗?
如果「最大的虚拟现实电影放映屏幕」是一种暗示的话,那么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纽约时报送出130万Google Cardboard头戴式产品并首次发布虚拟现实纪录片的实验在Instagram和推特引起了轩然大波。《连线》的Marcus很好的总结了各类短评:「第一次体验VR不仅仅是很酷;更具有一个启示作用。」
我的第一次VR经历——观察一个人抽烟和弹钢琴——让我惊叹,但是未来我应该会对在VR所见到的更加惊叹。想象一下一个能像现在拍照一样便利的记录虚拟现实视频的世界,这是非常令人陶醉的,因为每一个瞬间不仅仅是可分享的,更是可体验的。
纽约时报的纪录片让超过一百万人体验到了难民儿童的生活。许多人相信虚拟现实将拉近人们对彼此的理解,无论是叙利亚的难民和纽约时报的订阅用户之间,还是警察和群众之间,或是老板和工人之间。而其他人只是希望能和住在其他地方的朋友一起看看电视。
在任何一个复杂的头戴式产品走上市场之前,虚拟现实就已经能够让这些成为现实了,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但是将来VR产品是否能和现在的智能手机一样普遍呢,只有时间才知道答案。


来自theatlantic,作者MAX LEVY。机器之心编译出品。参与:钟靓,柒柒。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8-24 09:15:24